用生命传承木版年画

时间:2017-04-28 14:37:43 来源:汴梁晚报

他,13岁学艺,从事木版年画制作工艺80年,被冯骥才先生誉为“年画泰斗”。他,就是中国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朱仙镇木版年画代表性传承人郭太运。木版年画是郭太运的命,他兢兢业业地守护了一辈子。时至今日,他依旧每天上班,倾尽所有指导学生习得技艺。“这么宝贵的文化记忆,我不能把它带走,得有人传承,让后人了解到这一传统文化。”一直以来,郭太运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为了生计 13岁去做学徒

419日上午,记者在开封博物馆见到了93岁高龄的年画大师郭太运。飘逸的银发、瘦高的个子、爽朗的笑声、眼不花耳不聋、说话有条有理,这就是郭太运给记者的第一印象。当天830分,郭太运坐公交车来到了他上班的地方——开封博物馆朱仙镇木版年画研究保护中心。记者见到郭太运时,他正在给工作人员统筹当天的工作,思路清晰、声音洪亮。安排完工作后,他招呼记者坐下。说起80年的从艺之路,郭太运呷了一口茶说:“说起年画,真的是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就此,记者跟随郭太运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80年前。

郭太运小时候家境不好,父亲早逝,母亲带着一家人在外流浪。为了生计,13岁时,他来到当时我市着名的门神店“云记”当学徒。老话说,徒弟徒弟三年奴隶。“那时都是穷人家的孩子当学徒。第一年当学徒时,干些打杂跑腿的活儿,一分工资没有,到年下时主家发一顶帽子;第二年,就可以上案操作,年下时主家发件大衫,也象征性地发点儿钱;第三年,可以全面学习年画技艺,拿的钱也相对多些。”说起当学徒的日子,郭太运说那时真的很苦很累,所以不是万不得已,家长不会把孩子送去当学徒。

为了让年画原汁原味,从选木、选纸、裁纸,到画稿、颜色配制、印刷……几十道工序,郭太运都要做足、做精。在云记,郭太运三年学徒、四年出师,成为几十个师兄弟中的佼佼者。

出师后,郭太运与师兄经营了一年“背作”(小店面)之后,自己单干,取店号“泰盛”。虽然只能根据市场需要随裁随印,但很多人买年画就为图个新光景,加上各地家cc国际靠谱吗家必贴年画。“你年龄小,根本无法想象当时年画有多盛行。当时家家户户都贴年画,就连要饭的乞丐都在斜挎的篓子上贴一个二边(小号的年画)。”说这话时,郭太运的嘴角不自觉地上扬。“只要赶上年前这段场子,一家人的生计就有了着落。”说起自己的创业经历,郭太运笑了,眼睛眯成了弯弯的月牙。

为了守护 兢兢业业付出

木版年画是郭太运的命,不管时代如何变迁,他始终对木版年画情有独钟。

1961年,我市建立了“开封年画社”,郭太运和许多老艺人都被吸收到该社刻版、印画,也使这一民间传统艺术得到一定的发展。就在这时,一大批顺应形势的如“大丰收”“参军光荣”等新年画出现了。人们为了区分,就将印有尉迟恭、关羽等人物的老式年画,称为“朱仙镇木版年画”。可新式年画显然不符合老百姓的审美。“没人买,老百姓就信财神、灶王爷。”郭太运说。后来,他被安排到印刷厂工作。

1983年,“开封朱仙镇木版年画出版社”成立,这重新燃起了郭太运的希望之火,他又干上了热爱的年画工作,修复和重新刻制印版。他与专业人员一起,对不同时期、不同店号的雕版、资料进行修补、复制和整理,整理出来的年画得到刘岘、华君武、王树村、薄松年、张道一、冯骥才、倪宝诚等诸多专家的肯定。

2004年,郭太运被聘于开封博物馆朱仙镇木版年画研究保护中心作指导工作。听到这个消息后,郭太运十分激动,耄耋之年的他又踏上了年画艺术的征程。“总算有个地方能安心做年画了,这十几年我亲手恢复了100多套版,并对部分缺版年画进行了补刻,多少保住了一些,真高兴。”郭太运笑言。因他的技艺精湛和贡献突出,19959月,他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命名为“中国民间艺术家”,还先后被中国文联、中国文化部授予“中国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朱仙镇年画)代表性传承人”。

说到2006年开封朱仙镇木版年画被列入首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郭太运功不可没。在郭太运的带领下,朱仙镇木版年画研究保护中心工作人员调查、整理年画资料,写出了3万余字的文字资料,并附有30余张图片与录像专题片材料,完成了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申报工作。

为进一步做强做大这项文化产业,在郭太运的倡议下,开封市博物馆朱仙镇木版年画研究保护中心在国家商标局注册申报了“云记”“太运”木版年画商标,并得到了批准。为扩大木版年画的知名度,在郭太运的领导下,该中心积极参与非物质文化遗产展、非物质文化遗产博览会等全国大型文化活动。他还应邀到新加坡、美国等国家和地区进行文化交流。不仅如此,为了传承这一优秀的传统文化,郭太运不仅向徒弟传授木版年画技艺,还到中小学讲授木版年画的相关知识。

为了传承 八十年如一日

不熟悉郭太运的人见了他都会这样问:“您这么优秀,您的孩子肯定继承了您的衣钵。”但是郭太运有9个孩子(63女),没有一个孩子从事与木版年画有关的工作。

“孩子们小的时候,年画发展得不好,为了糊口,没让他们学这个。现在想学,他们也没这精力和能力了,老九都50多岁了。”老人的话语中透露出些许无奈。要想成为木版年画的制作人,不仅要吃苦勤奋、有美术功底,还要有一定的悟性。关于悟性,郭太运给记者举了个简单的例子:同样的刻版、同样的颜料、同样的纸张,两人相对而坐印制年画,但是印出来的却大不一样。“这就是年画的学问。因为每个人对手劲力度拿捏的不一样,所以印出来的完全不一样。”郭太运说,“所以印制年画也需要一定的悟性。”

“但我也不能让这手艺失传了,需要有人继承发展。”于是,郭太运收郑海涛、蔡瑞勇、谷莉三个美术专业的大学生为关门弟子,采用以师带徒的形式重点培养他们学习年画制作工艺和知识。郑海涛三人现已熟练掌握了刻版、印刷、颜色配制等相关技艺,并在郭太运的指导下雕刻年画版60余块、创作新年画5幅。其中,他们2008年创作的《包拯》年画已获得国家设计专利。

如今,93岁的郭太运独自居住,仍旧自己做饭、洗衣,每天正常上班。“原来骑自行车,孩子们嫌不安全,这两年改坐公交车了。”虽然孩子们曾多次劝他,想让他休息,并搬去一同居住,但都被老人拒绝了。“它是我唯一的念想,离不开了。更何况,我这年龄是在跟时间赛跑,所以,我就是爬也得来上班,为年画出一分力。”一直以来,郭太运非常注重身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没有好身体,咋能好好钻研木版年画?”这么多年来,郭太运的生活作息非常规律。他每天430分起床,洗漱过后开始做饭,6时左右吃完早饭,然后开始一天的锻炼和工作。每天坚持洗澡、喝茶、下棋、看报纸、看新闻联播,晚上9时准时睡觉。

       郭太运最初学做年画是为了谋生,但经历了这么多年风雨,他的人生也伴随着木版年画跌宕起伏,年画也早已成为他生命的一部分。“有我在的一天,就要为它做点事。所以,我不能把他带走,得把它传给后人。”郭太运说。(全媒体记者 校爱玲)
(责任编辑:手机报)